主页 > 机器咨询 >中共修改这些字词的读音网民强烈不满 >

中共修改这些字词的读音网民强烈不满

2020-06-15


中共修改这些字词的读音网民强烈不满

图为2016年圣地亚哥北郡文教中心汉字文化节书画篆刻展。(杨婕/大纪元)

一篇题为「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的文章在大陆社交媒体上「刷屏」了,网民纷纷表示反对、不满修改「规範读音」,「强烈要求改回去!」不满的主要原因是,这些音被改后,古诗中的字失去了韵味。

19日,大陆网路热传《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一文。文章称,大陆网民查字典时,发现读书时期的「规範读音」如今变成了「错误读音」,而经常读错的字音却成了正确的读音。许多网民认为「怕自己上了个假学」。

文中列举读音已被更改的部分字: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中的「衰」(cuī)现规定为「shuaī」。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中的「斜」(xiá)现规定为「xié」。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中的「骑」(jì)现规定为「qí」。

「说客」的「说」由原来的「shuì」,现规定为「shuō」,「说(shuì)服」现规定为「说(shuō)服」。

「粳(jīng)米」现规定为「粳(gěng)米」;「拜(bài)」变成了「bái」(拜拜);「确凿(zuò)」改为「确凿(záo)」;「铁骑(jì)」改为「铁骑(qí)」;「箪食(sì)壶浆」改为「箪食(shí)壶浆」等等。

事实上,此事去年就已经被翻出。《新京报》19日报导,中共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王晖教授辩解道,这是一则旧闻了,「社会在发展,语言的发展就会有字音的变化。语音的变化在教学中常遇到,对这种变化不要过于敏感」。但民众对于王晖的辩解可不买单。

网民表示:「我反对!」「我也反对!」「强烈反对。」「我拒绝!」「不同意。」「胡扯,五服斩衰(cuī)也要读(shuāi)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错的人多了。错的就变对的了?」「反正我是不会改了,按原读音。」

「不应该改的,五千年的文化说改就改,以后拿啥面子和人家欧美说我们五千年文明,根本都没有继承了。」「一骑红尘妃子笑,改成qí读着真彆扭,为了从俗就瞎改吗,古诗的押韵全改没了!!!个别字词可以根据大众习惯稍作更改,但是古诗读音改了也太不伦不类了!反正我是不改,我还要按古音读。」

「完了完了,我觉得以后我再也分不清楚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了。」「很难过啊,为什幺错的人多了就按照错的来?难道不能纠正错误的幺?其实纠正的过程也是宣扬咱传统文化的过程啊,不好幺?为什幺改呢?」「感觉一些诗词的读音改得白话后,失去了一些韵味⋯⋯」

「强烈要求改回去!」「古诗的押韵没了。」「为啥要改?古诗要尊重原着。」「看到好几个相关的微博都不准评论,嗯,想说,没有对错,只有规定。」「一骑(qi)红尘妃子笑 意思都不一样了。」「改了,就没有原来的意境,也没有原来的好听⋯⋯」

「文盲赢了。」「那些人读错了,不是应该帮他们纠正过来拿?为什幺还要迁就他们。」「改可以,请拿出修改读音的理论基础和依据。因为大多数人读错,就修改被研究论证并确定了好多年的读音,恕我不能苟同。」

中共强推简体字

中共对中国语言的改变不仅仅是读音,推出的简化字更能说明问题。

评论员古镜2013年9月20日在本网撰写《中共的文字暴政》一文披露,中共先是对汉字进行系统的篡改,对其笔划结构进行简化与重新排列,最后逐渐过渡到拼音文字。

第一批简化字被中共强行地在大陆推广固定下来,全体的大陆民众从此失去了与传统文化的直接联繫。他们无法阅读古籍,只能看被中共歪曲过的、用简化字重新编排的「传统文化」,而大陆学子的上学识字读本都是中共邪党的红色洗脑教材。

第二次的简化(篡改)汉字在推出不长时间便被迫收回。

古镜分析说,这种简化字打乱了汉字中蕴藏的一套天人合一的理念系统,从中接上了中共反宇宙的邪恶理念,汉字的神性被中共简化字的魔性代替。

人们在书写或阅读汉字时,同时也在潜移默化地接受传统文化的理念教化,汉字也为人们展现不同层次的宇宙真相。比如「爱」,人们知道爱是要用心的,「狱」字告诉人们,言论被看管便是监狱。

中共的简化字却恰恰相反,它一方面魔化人心,一方面颠倒善恶。比如义的简化字「义」,成了一个大叉叉,再加上斜斜的一点,而且3笔画都是斜斜的,真是斜之又邪。进的简化字「进」,左边是走,右边是个井字,就是走入井里,走向陷阱的意思。导的简化字「导」,是用巳蛇来引导。#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