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机器咨询 >如何让孩子对文学感兴趣:对国文课纲修改的建议 >

如何让孩子对文学感兴趣:对国文课纲修改的建议

2020-07-02


「你知道台湾有位很棒的科幻小说家,叶言都先生吗?」当我这样问我的学生时,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让我觉得有点悲伤。他们知道漫威与DC那些在萤幕上打得轰轰烈烈的超级英雄们,即将上映的星际大战接下来的三部曲,以及最近出版的日本台湾轻小说。但是台湾的科幻小说作家?没听过。我不免有些失望,原先至少希望他们至少可以举出多年前一直推动科幻小说的张系国。「学校又不教。」有学生这样向笔者反应。

如何让孩子对文学感兴趣:对国文课纲修改的建议

叶言都的科幻小说不仅有严谨的科学考证,还非常地贴切国际时事。《古剑》这篇武侠小说,以剑客费尽千辛万苦寻得的远古名剑,却不敌恶霸手中的刀剑,来嘲讽武侠小说与许多食古不化者奉古代经典与技术为圭臬,却无视现代科技的进步;《我爱温诺娜》、《高卡档案》、《绿猴劫》、《迷鸟记》则分别探讨气象、基因与生物科技被应用于「预防性」战争之可能性,将其隐喻架构于中美台之间的角力,甚至还讨论到性别选择科技所带来之男多女少国安与社会危机。这几篇小说的合辑《海天龙战》是中文科幻界的神书,在中国甚至还有广播有声书。多年前当笔者看到这本合辑时,顿时觉得惊为天人。

笔者还记得在台湾结束国中课业,移民到阿根廷时,因对那完全陌生的新环境非常不适应,所以把自己封闭起来。这时拯救了我的就是当地的历史与国文课程。当地的国文课程课纲与欧美类似,但是阿国官方也做了自己的更动。当地的学制是小学七年,中学五年。中学一年级的国文读的是古西班牙文学,主要是针对中世纪以来被奉为文学经典与圭臬的一些中篇小说与长篇小说摘录,如《卢卡诺伯爵》(CondeLucanor)、《托尔梅斯的小拉萨罗》(LazarillodeTormes)与《唐吉轲德》(DonQuijote),因为是年代久远不易懂的古西班牙文,让不识西文的我吃了很多苦头,但还好我们几乎都只是选读部分章节。

但是二年级开始,课程就变得有趣了:我们读的是各类型世界文学的西文译本,包括台湾教育界所难以想像的科幻小说、推理小说与恐怖小说。至今我仍难忘美国科幻小说大师雷‧布莱伯利(RayBradbury)的《火星纪事》里让倪匡小说所难望项背的人文深度,以及侦探与恐怖小说的创始大家之一爱伦坡(EdgarAllenPoe)的故事集那阴森惊悚的氛围;三年级与四年级时所分别读到的拉丁美洲文学及阿根廷经典文学,更让我大开眼界,并从此爱上了阿根廷人间国宝,奇幻文学宗师波赫士(JorgesLuisBorges)令人惊豔的短篇故事。在五年级时,国文课节数虽然变少,但是却更加精采:老师要求我们针对一本自选的阿根廷当代作家小说作精读,然后写出自己的分析。我在国会图书馆花了几个下午找资料,再用打字机花费了许久的时间,将仍然生疏的西班牙文打在纸上,以一本小说与神话的连结作切入点,写出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获得老师的讚赏,因为他无法想像一个在四年多前连一个西班牙文字都不认识的青少年,能够写出这样的一篇报告。这样的阅读与写分析报告的经验及老师的鼓励,让我不只拓展了我的视野,让我爱上了世界文学,也给了我创作的慾望及胆量,还有欣赏像《海天龙战》如此佳作的眼光。

如何让孩子对文学感兴趣:对国文课纲修改的建议

不只是阿根廷,在美国中学里,文学课程强调的也是如何透过阅读各种故事或小说等之摘节,解析各种现代文学的写作手法以及议题。莎士比亚或是荷马的《伊利亚德》等经典文学,往往只有几个学期。透过这样的教育,西方的教育体系希望鼓励孩子们了解与分析写作技巧与常见的文化议题,从而踏在这些古人的肩膀上,创造出更多的新作品,跳得更远,飞得更高。也许就因如此,阿根廷的书局是拉美国家中最多的,经济学人更曾引述巴西学者的话,说整个巴西的书局数量,还比不上一个阿国首都的书局来得多;而欧美各国每年所生产出的发明、畅销书与电影数量也远超过世界其他国家。

以台湾的教育环境,我们除了很难了解老师要如何用这些文本来上课,更无法想像学生们怎幺有时间可以读这幺多书。事实上很简单:在阿根廷时我们只上半天课,一节课只有约四十分钟,下课时间也短,所以半天可以有五至六堂课。这些文学与小说大家自己回家读,上课时老师只会跟大家讨论其写作手法、题材与隐喻。打分数方式也是以学生在讨论时的发言频率与深度,以及报告好坏来决定。 

看见最近关于国文与历史课纲的争论,以及论坛上几篇相关的文章,不禁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过去的美好经验。笔者相信文化与教育的重点不该在于一再死背古人的言语,而该在于激发创意,不断创造新的话语,新的故事,并兼顾应用文实际上的需求。希望我们的老师们,也能告诉我们的学生们,给他们更多的时间阅读思考写作,并教导他们除了古老的文言文以外,台湾还有个叶言都以及其他许多的作家,并鼓励学生们超越前人,写出更好的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