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机器咨询 >心理师:戒掉讚美安慰剂,「有种证据」是最好的肯定 >

心理师:戒掉讚美安慰剂,「有种证据」是最好的肯定

2020-07-09


心理师:戒掉讚美安慰剂,「有种证据」是最好的肯定

文 / 自我疗癒心理专家 苏绚慧

当我们能陪伴自己完成目标时,就会懂得完成的本身就是对自己最好的回馈,而不是依赖他人的鼓励赞同。

透过外在掌声,才能肯定自己?

自尊偏低的人,因为内在对自己的看法和评价是低落的,无法自己肯定自己,以致更需要时刻外求别人的讚美与认同,才能感觉不那幺心虚和心慌。这种内在空洞的无价值感,时常让低自尊者无法接受「任何」不同的建议或意见。因为, 在低自尊者的内建翻译系统里,不同的意见或建议,都等于是对自己的「批评」、「否定」,并会被转译成:「是我不够好」。

这样想实在是逼自己走进死胡同,因为在这世界上,我们不可能无时无刻、每分每秒,都活在被赞同、被肯定及被讚许的情境里。他人会有意见或是想提供些许建言,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但偏偏对于低自尊者来说,他人的建议或意见,都像是在对他表示:「你怎幺没想到?」、「你看,被挑出问题和毛病了吧!」因此,他们才会几近强迫地想要时时刻刻收到讚美和认同。

低自尊的人失去客观现实感地幻想着,希望自己身旁有一个人,能在任何时间、任何情境,为他们鼓掌拍手。就像是三岁的小孩一样,不论在尝试什幺事情,只要转头看向妈妈(或主要照顾者),他都能得到掌声和讚美。

需要有一个鼓励者和认同者在旁引导,这是一个孩子在建立自信过程的阶段性需要。但若一个成年人仍迷恋于无时无刻的讚美和掌声,这正好代表他的自尊建立基础不够稳定、强健。同时, 他可能在成长历程中,对于被讚美、认可产生了扭曲的需求:以为只有透过别人的讚美和掌声,才代表自己够好。

只是被询问,却感到被质疑

在工作中,加惠总不由自主地希望有人关注她的努力,并且对她说:「你做得真好!」、「你好厉害喔!」虽然这样的期待,偶尔会被满足,但不是每一次都会出现,所以加惠常会陷入莫名低落或是不知所措的感觉之中。

如果加惠向上级提出了计画或报告,在收到主管的回覆时,若她没有得到明确的肯定,只是简单的「阅」、「可行」或是「通过」,她就会来回审视报告的每一行叙述、每一个字,心想,我究竟是哪里写得不够好、不够精彩或专业?或者有没有可能这不是主管要的风格?总之,加惠会花好多时间让心情七上八下,让自己魂不守舍地好像活在另一个时空里。

倘若在加惠执行计画的过程中,主管再加上一两句询问:「顺利吗?」、「怎幺进度有点慢」或是:「有没有遇到什幺问题?」她就会无法抑制地感到有把怒火在心中燃烧。那团熊熊烈火在她心中不断地 OS 说:「你这幺问是什幺意思?是不相信我、不放心我的办事能力,还是你觉得我做不好,在暗示什幺?」只要没有获得主管的正面评价,加惠就很容易恼羞成怒,同时将对方妖魔化,认为主管为人吝啬挑剔。 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被人肯定的执着有多强烈,甚至到了有些强人所难的地步。

稳定的高自尊者,对外具有客观现实感,凡事不会以自我中心为导向,希望环境、他人都顺应自己的观点和需求来满足自己。因此他们能客观地就事论事,以达成事情的目标和彼此共识为主,而不是以「个人主观感受的好坏」为主。

如果,我们想维持稳定的高自尊状态,就必须发展出独立思考和自我评价的能力。若像小孩或小学生一样,事事都要被老师改考卷一样打勾,再写上嘉许美句,才觉得自己过关及表现良好, 如此地依赖别人的称许和认可,就容易使自尊随着他人的评价七上八下。

当别人讚许和认可自己时,我们可以真心谢谢他人的欣赏,甚至进一步也学会回馈他人肯定的话语;而 不是将他人的赞同或讚美,当成一种保证自己够好的补给品,或是舒缓自己不安情绪的安慰剂,这样才不会造成强迫性的上瘾行为。

让我们为自己建构内在中心的价值体系,知道自己为人处事的準则,清楚什幺可为、什幺不可为。了解在自我的价值体系中,可以涵纳的弹性是什幺,什幺是自己想坚持的、什幺是自己可以妥协及商量的。

越是拥有自己準则的人,就不会时时刻刻都需要一个权威者或位高权重者认同和肯定自我,却无法让自己历练如何决策和承担。 当我们能从内在安稳地陪伴及引导自己完成目标时,就会懂得完成的本身就是对自己最好的回馈,而不是依赖过程中某人的拍手点头、鼓励赞同,以安抚那颗徬徨不安的心。

自我检测:我有低自尊人格吗?

心理师:戒掉讚美安慰剂,「有种证据」是最好的肯定

 进入测验

找回自尊推荐阅读:

《找回爱与尊重的自尊课》

心理师:戒掉讚美安慰剂,「有种证据」是最好的肯定

这里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