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品图赏 >爸妈从不理解我,只在乎我的成绩... 一个资优生的告白 >

爸妈从不理解我,只在乎我的成绩... 一个资优生的告白

2020-07-23


爸妈从不理解我,只在乎我的成绩... 一个资优生的告白

我们对父母的要求太高?

在这个时代,要当一个〝好父母〞越来越困难。

我们期待父母能教导孩子,又期待父母能成为孩子的朋友;我们期待父母能多陪伴孩子,又期待父母能供子女丰衣足食;我们期待父母能尊重孩子的意见,又期待父母能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引导;我们期待父母能辅导孩子课业,又期待父母能给孩子温暖的拥抱...如果有人渴望完美的演绎父母的角色期待,也许,他必须同时是教育家、团契队辅、家庭主妇、企业家、名嘴、大学教授。最重要的是,他大概必须是个宗教家,才有办法在这幺多要求的夹缝中求生,还不会生气。

这样的说法当然有点狡猾,不过,作者想提醒读者的是:我们对于父母的要求,父母对于自己的要求,都太多、太高了!

我怀疑是否真的有人能大声的肯定自己是个〝好〞父母。也许你现在正在脑海中搜寻人选,但,我们理解社会对于父母的期待,不代表我们就必须把自己塑造成那样的人,或者,只有那样的人才是〝好父母〞。

小时候,我埋怨我爸妈工作太忙,活动太多,记得有一次,我一个礼拜都没看到他们,于是我练就模仿签名的能力,帮我自己跟我弟弟签联络簿、签回条。同时,我妈妈对于我的功课要求非常高,什幺〝低于90分,少1分打一下〞、〝掉出前3名,考第几名就打几下〞、撕作业本、罚跪、金钱控制,什幺变态的招式都用过。印象最深的是,我国小有次练生字,写得太丑,我妈抓起我的〝标準体〞就要撕,我赶紧抓着妈妈的手哭着求她说:〝这个只有一本,不能撕啦!〞那完全是在惊吓后的反射动作,我自己都吓到,我怎幺敢这样反驳妈妈。

后来,那本〝标準体〞虽然保留了下来,当天晚上,我的书桌上却多了10本空白蓝色作业本。国小二年级开始,我父母开始把我送到补习班,它真的是补习班,不是可以在那边写作业的安亲班。三年级时,我一周上两天补习班、两天芝麻街美语、一天珠算,这些课都排在平日,回家时间至少晚上8点,没有一天可以早点回家写学校作业。有一次我作业很多,爸爸来接我回家的时间晚了些,我崩溃大哭,从此以后我所有的才艺班都停了,只固定一周补习两天。

愤怒的根源在于不被了解

这些恐惧以及压力,在我长大的过程中没有消失,反而渐渐转化成一种愤怒,尤其是当我知道我父母他们对我的要求,远高于他们自己的学业成就时,那种愤恨就更明显。爸妈根本不了解我的学业内容,他们不知道那有多幺的难,然后他们制定了一个接近完美的标準。他们怎幺可以用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来要求我?有次我忍不住跟我妈说:〝妳连我国文课本里面有几课都不知道。〞我没有说出口的是:〝妳什幺都不懂,凭什幺要求我。〞

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了解我的学业内容,所以他们只能要求成绩与名次。也因为他们不了解,他们没有办法跟我讨论课业,也没有时间跟精力跟我讨论课业,他们会用最直接的方式——体罚或者给零用钱奖励。这种长期不被了解的负面情绪,转化成愤怒,直接指向我的父母,尤其是我的母亲。

这种愤怒伴随在我的求学生涯当中,也展现在我的硕士论文中。我的硕士论文是研究在台湾的升学主义下,国中生家长为自己的子女请家教的现象,并且去探讨这种现象背后所展现的社会意涵。在我书写硕士论文的过程中,我才看到,我的父母处在一个什幺样的时代与社会条件下,而且这是个普遍的经验。升学体制与劳动力市场,与家庭教育之间的关连性太过紧密,让升学压力成为台湾学子普遍的经验。而我论文笔下那些妈妈们面临的教育困境,我妈妈也都曾经面对过。

于是我开始慢慢释怀。

我甚至会想像,如果再重来一次,我会希望我妈妈能用什幺样的方式来教育我?然后我才发现,愤怒的来源不在于课业,而在于不被了解。

直到现在,我已经离开家独自生活,就读博士班的我仍有沈重的课业压力,妈妈也会询问我关于课业的事情,虽然我会有点不耐烦,却不会因此而愤怒。那幺,小时候那股那幺强烈的愤怒,那种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委屈,到底来自于哪里呢?

来自于父母的不了解,以及不近人情的要求。

我在教书的过程中,遇过数以千计的学生,也面对过许多家长。我发现,即使一样要求成绩,有的小朋友与父母之间的关係充满紧张,就像过去的我一样,然而有的小朋友却能跟父母讨论关于课业的话题,他们可以一起讨论老师的教法,讨论彼此对于科目的学习方式的理解。前者不一定是社经地位较差的家庭,后者也未必是社经地位较好的家庭,即使社经地位差不多的家庭,也会有前者与后者两种亲子关係的差异。

关键的因素就在于家长是否试着去〝了解〞小孩所生活的世界。

如果我的父母当时能试着去了解我当时学的东西是什幺,老师是什幺样的老师,我喜不喜欢这个科目,我有没有遇到困难,而不是什幺都不问,只负责出钱让我去补习,然后看成绩,那幺,也许我就不会有那幺多的愤怒与怨恨。

父母,做自己就好

父母不是圣人,父母也有他们可以改进的地方。同样的,我也不是圣人,我当然也有些地方做得不好。以前的我总是很羡慕同学的妈妈会早起做早餐,会陪他们看卡通,会陪他们练钢琴。说实话,这些要求都非常的〝挑剔〞,妈妈没有早起帮我做早餐,但她给我零用钱让我去买早餐;妈妈没有陪我看电视,但她有空的时间会带我出去玩;练钢琴这就更好笑了,我自己练钢琴坐不住,还怪妈妈没有压着我练呢!

当然,我现在用一个成人的角度来看,会觉得这些要求太超过,但是,连小小年纪的我,都知道这个社会是如何能挑剔的要求一个妈妈,这些要求几乎可以无限上纲,以至于就算我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妈妈也很难拒绝。也因此,当我看到别人的妈妈都可以做到这样那样,而我妈妈却只要求我成绩的时候,我感到委屈。

我妈妈当然可以不知道我的国文课本里有几课,因为那是我的国文课本,不是妈妈的国文课本,我妈妈根本不需要因此感到羞愧或不足。如果,我妈妈当时不需要那幺辛苦的维持妈妈的形象,直接跟我商量这些对彼此的期待与要求,也许我就能理解,自己对妈妈的要求几乎可以说是强求,也不会对〝妈妈〞有那幺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稍微分析一下可以发现,我感受到的第一种愤怒来自于〝为什幺父母不完美,却可以要求孩子完美〞,第二种愤怒感的来源跟第一种很像,但指涉方向相反,它来自于〝如果父母要求孩子完美,父母怎幺可以不完美〞。

弔诡的是,既然我们每个人本来就不完美,我们又何苦在家庭里为难彼此,要求彼此?要培养出不被打败的孩子,父母当然不能先被打败了。市面上有这幺多的教养书籍,几乎每一本都在教父母怎幺成为一个〝好〞父母,为神圣的好妈妈、好爸爸再多添几笔光环。本书却不这幺认为,相反的,本书主张:父母不需要再勉强自己成为教育家或宗教家,父母,做自己就好了。

爱才是一切教养的前提

只是,需要多出那幺一点,这点就是—— 了解,多出这一点,就会很不一样。这里,我们想跟父母一起练习的是:请父母试着,站在小孩的高度,用小孩的眼光来看事情,理解小孩的世界,也许,父母不一定要做孩子的偶像或灯塔,父母,也许也可以是孩子的伙伴。

不论是让小孩为自己负责,让小孩练习思考,或者让小孩认识世界,本书提出的方法,都不在于教出完美小孩,或者教出完美父母,相反的,本书一直在打破所谓〝完美父母〞的形象。我们邀请父母蹲下自己的脚步,跟孩子一起成长。伙伴,也许不一定完美,却一定会相互陪伴。

也许,只有父母跟子女彼此都先放下对于〝父母〞与〝子女〞的期待,理解彼此的优缺点,并接受彼此的不完美,才能在互相理解与陪伴当中,不断的感受到对彼此的爱。

而爱,也许才是一切教养的前提。

来源:高子壹《别被教育打败!》



上一篇:
下一篇: